张译的前妻

       那是恢复高考不久的1979年秋,原光化县为了提高升学率,从全县复读生中,通过考试选拔文理两个班,集中在原光化县二中,现在的四中学习。”说起雨,令我印象最深的,一定是江南了。秋的情怀也是张弛有度的,摒弃了春的凄凄艾艾,夏的烦躁闷热,穿上不博不厚的单衣,居身室外或跑步或锻炼,顺带着欣赏那种千里风光描画卷,几分菊韵如秋光的景致。无人打扰的时刻,虽然寂静却依然有着小小的清喜,这样的感觉真好,就如那桂花弥留的香味,清清的,淡淡的,安静却也入心。中秋过后,节气向晚,忽而感觉就凉了,北方的四季太过分明,容不得你多想,便要添加衣裳。

       我在你离去的那一个路口沏一壶新茶,等你再一次路过,等你留下来,慢慢陪我把这一盏茶喝到无味。岁月应该是美的,缘起缘灭都它的规律,不论如何开始,也不论结果如何,在乎的是过程,体会的是岁月的美。走好以后的每一步,就算不完美,就算依旧残缺,只要坚守,总有一天,也会让自己满意。你的城,是不是也是,漫漫,飘起了雪花?“我愿意,厮守一个人的热闹,寻找一份生命的简静。

       心系着爱,盛着暖,不惊不扰,岁月缝花,放远清秋,做最真的自己,不去追逐明媚的色调,不去赶赴绚烂的开场,静静地合唱心底声音,让杂枝疏离在心外,让纷扰的重门远离清梦的节奏。一直以来,我是非常欣赏彩云追月意境的,也渴望骑上骏马,奔驰在辽阔草原上;更有一缕梦幻情结,想插上五彩翅膀畅游天际,所以思绪被冬日寒流冰封后,便觉得岁月的潜行,真乃恍然如梦。淡,如一枚素净的女子,令人想接近,想要晕染她那份素淡的安宁;淡,如一缕轻柔的微风,令人想攫取,想要感染它那份恬淡的温情;淡,如一滴清亮的水珠,令人想拥有,想要熏染它那份澄澈的透亮。像我自己,整天徘徊在宿舍、图书馆和教室。女人从出嫁离开了那个儿时的家,从此娘家成了亲戚,婆家成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木鱼声声,静而思之,添一抹古典空灵,折尽盈眸魅力世世珍藏,觅得旧时卷卷禅诗瘦心语。已是浅夏,季节也走过了繁花似锦的春天。春来发几枝。多情自古伤离别,舍弃三千繁华,只为固守那一份爱恋的美好。在江南古镇中,在烟雨迷蒙中,远离城市的霓虹闪烁,远离车水马龙的街头,远离人潮涌动的广场,隔绝现代文明的纷纷扰扰,感悟这人间美好的纯粹。

       流年相伴,不悔一生。古城的城墙根下,泛着青灰色的烟水。她是一个爱说爱笑的女孩,空闲时常跟我攀谈,渐渐地冲淡了我对家的思念。心灵手巧,贤德恭顺,事业辉煌,如鱼得水。一遍遍单曲循环那首熟悉的歌曲,墨香淡淡,遗落在岁月的素笺,写不完的惆怅,淡不去的念想,那些飘落在风中的记忆日渐风干,不知道何时已平静得无声无息,滴滴点点直到再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只为相知相识,更为一份沉甸甸的友爱。都说根深叶茂,那枝头的叶是根的生命在风雨中的飘逸。无尽漫长的这一夏,堆积着生命燃烧的色彩,披着一抹晚霞,装饰着梦想,浅吟低唱着那些过往,这些心绪,等待黎明前的破晓。从起点的相遇到相伴的途中,再到送你离开的千里之外,回眸只叹,故人已是鬓发衰白,风华尽被纤尘掩埋。提笔不为风雅,落墨不为争春,只求那一丝的安暖、一缕沉香,在冬季来临时渐渐地沉淀;一片红枫、一怀情思,在自己的生命里慢慢地飘零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